加速新时代军事训练转型升级

币游国际网

2021-05-28

  引言  未来战争怎样打,今天训练就应该怎样组织实施。 当前,世界新军事革命风起云涌、战争形态加速演进,军事训练面临前所未有的新问题、新挑战。 让军事训练尽可能贴近未来战争,实现训与战比肩看齐,加速推进军事训练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。   牢牢锁定现代战争这个靶标  方向比努力更重要——这寓有哲理的大实话,对于推进军事训练转型升级亦有启迪意义。 今天的军事训练,只有精准锁定未来战争靶标,才能成为战争的预演,明日战场上部队方能所向披靡、战无不胜。 这要求军事训练必须锁定现代战争靶标转型升级,努力提升新时代军事训练的层次格局。

  聚焦强敌。 军事训练的枪口只有对准强敌,战场上才可能攻无不克。 要研究强敌作战思想、作战指导,搞清其作战力量运用的方式方法,特别应研透敌强点与弱点,确保军事训练精准向靶标发力。   创新内容。

练兵内容是军事训练的核心,影响和决定训练场能否对接战场。

现代战争制胜机理的变化,要求军事训练内容必须与时俱进创新发展。 现代条件下的军事训练,如果练兵重点仍放在苦练体能,以及单一军兵种或某个部队战斗力的生成上,永远拿不到进入现代战场的入场券。 必须着眼战争形态演进,大力开展多形式多类型联合训练,让战斗力生成紧贴信息化智能化战争需求;必须锁定强敌强手创新,特别是围绕敌强点弱点设课题、摆情况,努力提高军事训练的针对性;必须聚焦使命任务创新,针对核心使命任务,锤炼不同作战任务中的角色能力。

  突出合力。 现代战争是交战双方在陆地、海洋和空中,以及太空、网络空间、电磁乃至心理领域的全维体系对抗,要求军事训练必须把联合作战能力生成作为主轴线。 加强物理和非物理空间,特别是新兴领域的联合训练,谋求所有领域或战场上具有全面优势;加强不同军种兵种之间联合训练,提高深度联合行动能力;加强联合战斗训练,让联合作战能力最大化生成。

  向组训模式方式创新要活力  未来信息化智能化战场上,信息的海量以及武器装备的高度自主智能化,必将使战情更加扑朔迷离,“兵无常势”将更加明显,这要求练兵必须在演训模式上求创新求突破。 僵化的组训方式,必然导致训练模式化、套路化、程序化。

战术失去灵活性,呆板机械,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谈何主动权。

应对信息化智能化战争,军事训练方式方法创新是路径选择。   战争式训练。 让训练成为战争的预演,必须做大做好训练这块蛋糕,实现训练场对接战场。

所谓战争式训练,就是参演的兵力、流程、空间、对抗方式等诸要素,最大化接近实战,空间广阔,是陆海空天电的多维立体大空间演训;针对性强,是针对敏感或热点问题的回应与威慑;强度大,演练课题散发着强烈的实战性,参演装备集当今高新技术于一体,演练方式方法不寻常规。   分布式训练。

实兵实装演训具有周期长、耗费大、风险高等特点,新时代的军事训练应充分利用快速发展的网络技术,广泛实施分布式训练。

分布式训练,可从根本上解决实兵演练参演力量有限、仿真实战难,以及有些力量依赖天候、场地等弊端,使兵力装备庞大的演训在同一背景、同一战场态势、同一作战想定下的虚拟环境中同步实施,有效实现训练最大程度地模拟未来大规模战争。

  仿真式训练。

综合利用虚拟现实技术,为受训部(分)队搭建一个极为逼真的战争虚拟环境,让官兵在近似实战的训练环境中,利用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物联网实现从决策模拟到火力打击、从单兵行动到作战系统整体联动的全面仿真。

随着增强现实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,沉浸式训练将更加成熟,通过构建一种超越真实世界的“超真实”模拟训练环境,使受训者能与实战一样感触到实体的声音、味道、触觉,达到超越现实的感官体验。

  临机式演训。

开训就知道部(分)队全年训什么、在哪训、什么方式训,使训练少了实战化味道。

战争的不确定性,要求演训必须多样化组织。 临机训练,是训练贴近实战的最佳方式。 临机,既强调训练时间上不给部队打招呼,像战斗来临一样突然组织实施,又强调训练课题选择上临机,让部队全方位进行临战准备。

  把指挥员训练推到演训前台  “军官培养,是最艰巨的战争准备”。

未来,无论战争形态如何演变、制胜机理怎样改变,军事人才主导战争的定律不会更改。 千百年来的战争实践证明,赢得战争主动权,必须首先抢占人才制高点。 新时代推动军事训练转型升级,更需要抓住指挥员训练这个重头戏。   提升指挥员训练标准。

战争形态在变化,武器装备在升级换代,指挥员素质也只有时时对标战争,才能跨入现代战争的门槛。 构建适应未来战争需要的知识能力训练体系,让各级指挥员训练紧紧围绕未来战争所需要的素质开展,练就能力;出台各级各类指挥员训练考核细则,通过推开过关升级考核,加大淘汰力度,让指挥员队伍指挥打仗素质越来越强。

  加大指挥员训练力度。

加大基础训练力度,把课题训全、内容训实、时间训够;加大新型作战力量训练力度,让指挥员首先驾驭新装备,成为操控新型作战力量的能手;加大“五会”训练力度,让各级指挥员面对复杂情况能沉稳快速分析判断情况、果断定下决心,高效指挥部(分)队行动。

  创新指挥员训练方法。

练将重在练谋略,也难在练谋略。 置指挥员于军事训练的风口浪尖,重要的是要创新训练的方式方法。

拓展网上指挥对抗训练,让指挥员在荧光闪烁、键盘敲击声中,提高依托信息化平台指挥作战的能力;实施沉浸式训练,通过营造跌宕起伏、扑朔迷离的逼真环境,锤炼指挥员灵活、果断处理各种复杂战场情况的能力,以及谋划指挥打仗的能力。   在制约转型的阻点上动刀子  战争形态加速演进,对军事训练的方向、质量与标准提出了新要求。

加快军事训练转型步伐,更需要营造适宜军事训练转型升级的时空条件。

  削除场地阻点。

训练场地是部队实践能打胜仗的练兵舞台,也是长期影响部队实战化训练的老大难问题。

目前,大型场地“缺”、小型场地“少”、实战环境“简”,已成为训练贴近实战最大的障碍。 让部队有预战场环境训,能训、敢训、实训,打通训练场地阻点刻不容缓。 本着数量适中、类型多样、功能互补的原则,统筹全军联合训练基地建设,让诸军兵种大规模演训有逼真舞台;统筹新型作战力量训练基地建设,实现兵种训练上台阶上层次;遵循“充分利用、有效改建”的原则,加强部(分)队战术训练场建设,使基础训练有制式化、标准化场所。   削除人才阻点。 目前各级懂训练、善训练、精训练的人才还远不适应新时代练兵备战的需求,这也成为军事训练走向实战的阻点。 一方面,需重视军事训练人才建设,通过把组训人才培养纳入单位人才建设大盘,使精通现代军事训练的人才实现数质量的跃升。 另一方面,需盘活军事训练人才资源,通过打开训练人才交流渠道,确保军事训练转型有强有力的人才支撑。   削除创新阻点。

随着训练“预演战争”作用的突出,训练场日益成为吸纳和转化创新成果的实践平台。 然而,由于多方面的原因,目前军事创新成果真正转化为战斗力的并不多,这也成为军事训练转型升级必须打开的通道。

根据需要,相关部门可考虑成立军事训练创新协调机构,并出台行之有效的政策机制,推动训练创新成果大范围共享。 同时,从实际出发采取有效措施,加快创新成果进入训练场,使创新成果真正成为军事训练创新发展的动力源。